釣魚熱季剛過的沈靜質變:中美與中印 【Comment】The two articles show one common tendency of qualitative change between the US, Japan and India on China and between them each other after the Senkaku Collision Incident of August 2010. China is an active and big comer of international arena. Who or which country can teach or advice China anything but she want to learn? China did introduced measures far more necessary or adequate to deal with Japan this time. Can we trust her self-control from thinking of the nuke first som 清境eday? How my-way China can impact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And we are not yet talking about the natural resources of our planet earth. 釣魚台風雲 印度警戒●方天賜 / 中時(2010.10.02) 中日漁船事件歷經多日折衝,暫時平息。除了日本之外,印度應該是中國其他周邊鄰國中,對這起事件最為關切的國家。因為印度跟日本一樣,在現代史中都與中國發生過軍事衝突,迄今仍有未決的領土爭議。而中印之間的邊界問題,其涉及的區域和面積,更遠遠大於無人居住的釣魚台。除了「隔山觀虎 汽車美容鬥」之外,印度理當密切觀察中日如何處理此次的外交衝突,作為他日萬一與中國發生類似衝突時應對的劇本。 事實上,中印關係在近幾個月來一直是緊繃狀態。 首先是國際媒體於四月間開始報導,中國將協助巴基斯坦核電廠增建兩座核子反應爐。印度為此感到不安,認為巴基斯坦的核武擴散紀錄很差,擔心會惡化周邊安全。但中國方面則認為,既然美印可以進行民用核能合作,沒有理由反對中巴之間的民用核能合作計畫。印度為了進一步向中國表達關切,趕在巴基斯坦總統訪問北京前幾天,臨時於七月初派出國家安全顧 洗車問梅農先行訪問中國,希望阻止此項合作計畫。但中國顯然無意因印度的關切而中止。 為了繼續向中國施壓,印度開始打起「西藏牌」。印度外交部次長拉奧琪於梅農訪問中國大陸的一星期後,赴達蘭薩拉(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會見達賴喇嘛。印方外交部一方面主動向媒體透露會見的消息,一方面又拒絕公開會談內容。印度總理辛格則進一步於八月在新德里與達賴喇嘛進行所謂的「例行會晤」。但距上次的「例行會晤」其實已有兩年多之久,其時間點難免引人揣測。 面對印度一連串的動作,中國方面則是以拒絕核發印度中將賈斯瓦爾的訪中簽證 鍍膜作為回應,使其原本訂於八月中旬的訪中行程因而取消。理由是賈斯瓦爾目前負責印度喀什米爾地區的防務,是「爭議地區」的軍事指揮官。換言之,中國不願意承認印度擁有喀什米爾主權。印度隨後還以顏色,拒絕核發簽證給予兩名預定訪問印度的中國軍事官員,也取消印度官員訪問中國的計畫。而中印之間的衝突之所以未像中日衝突一樣擴大,主要是因為兩國之間存在「不對稱的威脅認知」。印度自認為其能力尚無法跟中國說「不」,也擔心來自中國施加的安全威脅或報復行動,所以在中印衝突時,會採取自我克制的謹慎立場。 在此次的中日外交對抗中,日本最?翻譯社嵷}服於中國及美國壓力而妥協,這至少給了印度兩個啟示:第一,印度在未來的中印對抗中,不可期待美國一定會站在印度利益這一方。美國雖然希望扶植印度成為制衡中國的力量,但美國的出發點是自身的利益,而非印度的利益。而且美日結盟的程度遠遠超過美印,一旦中印日後發生類似衝突,不排除美國會依此次模式向印度施壓,要求印度向中國讓步以換取「區域和平」。 其次,中國崛起及其對外政策取向的不確定風險,似乎愈來愈大。就在中日漁船糾紛的前一日,印度總理辛格才表示,中國正表現出一種「新的自信」,但因不知中國以後會採取何種路線,所以必須要做好準備。國?房屋二胎噫〞囍w東尼緊接著在九月十三日的軍事會議上也重複此觀點,認為中國方面日益增強的自信,值得注意。印度雖然一直強調中印兩國可以「平行崛起」,但中國不見得會附和。中方在中日事件中展現的強硬態度,或許就是其周邊外交及亞太權力結構走向的一個指標。 http://news.chinatimes.com/world/0,5246,50404560x112010100200179,00.html 學界:美中關係 處於質變●旺報(2010.10.02) 後金融危機時代,如何看待「中國崛起」國際態勢,以及東亞區域安全戰略重整,並進而重新評估美中二強間的關係,已成為學界關注的議題。在昨天陸委會舉行的研討會裡,美國學界評估,美中關係仍存在相當多的?婚禮佈置僂A除經貿議題的利益衝突外,亞洲區域安全的戰略交鋒是關鍵之一。 美國海軍學院教授鄧勇指出,中國的戰略思維「一超多強」視美國為單一超級強權,也是在可見未來世上唯一可能挑戰中國的國家,由於中國「和平崛起」的政策、對外關係以非傳統強權尋求國際定位,理論上中美關係應能進入相對穩定的模式,但此一平順關係自今年入夏後卻開始改變,天安艦事件與南海專屬經濟區主權爭議浮上檯面,在黃海與南海的一些事端接踵而至,顯出美國的「戰略焦慮症」。 鄧勇認為,在後金融危機時代中國的國際地位雖然上升,但中國在經濟發展與社會穩定的政策優先順序下,還無法承擔更多的國際責任,美中在亞洲安全策略上有 燒烤戰略板塊的碰撞,如哪些國家應該被包括在東亞高峰會議的議題、美中是否恢復正常軍事交流、東協區域論壇(ARF)今年11月的部長會議、美對台軍售等,都是接下來美中關係必須持續觀察的指標。 美國達特茅斯學院教授Michael Mastanduno則比喻,1990年代以來美中關係讓他聯想到1980年代美日的貿易夥伴關係,但金融危機後這種夥伴關係遭受侵蝕,隨著保護主義的升起,貿易關係妥協式安排不再,美中關係將走向正常化發展,雖然兩國經濟互賴,但合作與衝突會同時存在。 Mastanduno表示,未來美中關係的不確定性存在於三個面向,其一,中國是否能向內需消費市場平順轉型;其二,美國不會主動改變自己的消費行為,仍期待其他國家仍調整來配合; 售屋網最後,在亞洲安全性議題上,美中兩國仍有競爭。 中研院政研所特聘研究員朱雲漢評論,美中關係正處於質變時刻,處於磨合的過程,美國必須考慮中國如何看待兩國關係。過去美國「交往」、「圍堵」的兩手策略在不同時期,會因優先次序調整,美中兩國在經濟、金融方面不易切割,但美國必須面對中、俄、拉丁美洲等多國經濟崛起的國際現實,在更大的東亞整合與全球脈絡下思索兩國關係,以避免因任何情勢的誤判而導致二方關係急遽惡化的可能。 http://news.chinatimes.com/world/0,5246,50404560x112010100200184,00.html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西裝  .
創作者介紹

aaron

hnxqiox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